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2(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2-

 

她忽然攥紧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衣领。他在邀请。

哪怕是并不擅长这种事的叶修……

她或许胆怯又生涩,却也在一瞬间读懂了。心里忽然有股蝴蝶振翅般的情绪在胸前涌动,柔柔的,暖暖的,如同河流在一瞬间温暖千回。就像是往常一样,对他每一个场上的动作做着回应——她将双唇轻轻贴向他的唇角。

天知道她的心脏都在打颤。可是就在那极快的一瞬,叶修的手已经稳稳的从她的脑后支撑住,将她抵向自己的重心。最熟悉却又深刻的浅尝。

苏沐橙在那一刻忽然百感交集。眼前这个还是昨日少年般的人就那样突兀的闯进她与哥哥的生命,能陪她十年之久早已足够她庆幸,怎可能想过这之后还会有更久?……

 

他就这样毫不带刺柔顺的出现在你的面前,明明是个最桀骜的人,却又往往有着让人最无与伦比的平静和安稳。

如果说让自己定义“家”的含义,那么从小到大只有哥哥苏沐秋在的地方才能被称之为家;但如果说到安心,只有叶修在的地方才是她最安心的地方。

 

******

拿着一枚精致单筒小望远镜的叶母彻底振奋了。

她说了啥?就说这小子要拐媳妇还是得靠自己出一把力吧!

就在看到苏沐橙进场的那一瞬她心里就已彻底明白,自家儿子可不能再像以前那样自由放养下去了啊!是该圈起来的时候了!

此刻她真想嗷嗷的尖叫一声,但无奈身边一个能体会她这种心情的人都没有。那边叶秋倒是在的,但只怕现在告诉他这消息未免太刺激了。她这下意识朝右一瞄不打紧,那边和叶修一个模子印出来的叶秋早已察觉今晚自己老妈的不同寻常。

自从他的那位混账哥哥回家后,他不再每天成为家中唯一的一个重点关注对像,但也丝毫没有让他有能钻到空子挣脱去放松一把的机会。这可不符合自己的预料。

 

“妈你在看什么?”就从她今晚无论如何也要拖上兄弟俩来参加这场荣耀职业联赛外赞助商们举办的宴会时,他就闻到了一股充满迷离的桃色味道。对,就是迷离。迷离是因为自己搞不懂,为什么老妈会忽然对这种放到十年前绝对不可能多花一秒钟去看的舞会有了兴趣,再有一个就是连叶修竟然也猜不出老妈的心思。

而那位的回答却是充满了无奈:”上了年纪,你就照顾照顾咱妈的情绪吧。”

这边叶秋却怎么想都想不明白。总不会是看你游戏打得好给你来场盛宴奖励吧?这种肤浅幼稚的行为绝对不是自己鬼马的母亲会做出来的风格。自己母亲会做出来的事,永远只有众人猜不到,但却最实际的考虑。

本来让自己那个哥哥来参加这种东西那就是十二万分的不情愿和没精神,别指望他会像自己一样收拾利落玉树临风。

可偏偏这个哥哥自打踏回这个家门开始,似乎就一直在往叶秋的反方向臆测进行。不仅今天跟着来了,还被老妈彻底收拾了一番。

这稍微一拾掇还有点帅气的模样,不过要跟自己的气质比起来那可就是差远了。没办法,就算是一样的脸,气质也是不同的。这一点他的自信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哥哥的无下限。不过也的确是这样的,相似的衣服,穿在那个人身上也只有比平时更整洁干净的样子,远没有叶秋这种因长期家教和礼仪训练出的优秀水平。

这看着自己老妈从刚进来就姿态十分低调精神却十分亢奋的状态,估计是又有什么事让她产生了兴趣。到底是有什么事啊?怎么还瞒着我呢?

“妈你到底在看啥?”

“看你哥。”

“喔。我哥有啥好看的?”自从他回到家你可没少看他啊!天天泡在他的房间恨不得一天捧住看个八百遍。

“你哥在和人……亲亲。”她尽量在想着怎么把措辞用的委婉,一开始还有的顾虑忽然也如墙头草般变得随风而逝了。毕竟叶秋在自己心里还和刚成年的孩子一样纯情。和叶修不同,自己家的小儿子别看和哥哥一样一样但是在各方面还单纯得很咧。

叶秋“啊”了一声,蹭地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靠!“在哪?在哪?”

他抢过母亲手中高倍数的小望远镜来回扫着下方的大厅和长廊。

“人都进房间了。这么激动干嘛?你早晚也会有的。”


评论(11)
热度(37)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