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3(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3-                                                                                                                                                  

一个星期前她打电话给唐柔的爸爸,唐书森,就在那位看着手机上显示出的名字时就已经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果不其然,电话一开头那边就雷厉风行的先出了声:“我说老唐啊,咱们的儿女都拿到总冠军了,要不要给这一年来辛苦的人们发点糖吃啊?”

 

“怎么?这次又想拉我干什么?”该不会是让我把整个联盟给你买了当作生日礼物吧?这叶家老头子不是刚刚过完生日吗?这次又是想上我这儿来讨什么好东西?

 

唐书森虽然知道他们有时候也是倍感无奈,但想念儿子的心情却也可以理解。当初他们没办法逼叶修回家,却也没有弄出什么大动静,搞到最后不过是顺水推舟的让他退役,就已经让他明白他们的心情了。

 

这位叶修的母亲,其实在几十年前和唐书森是一个大学毕业的,说起辈份来这个可算是个小师妹了,当时国立大学的教授就那么几位,一位老师带了几届学生也算是师出一人,说是小师妹也并不为过。

那时叶修的母亲可也算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为人又机灵聪慧。不少教授对她是又爱又恨。爱的是她的才,恨的是她那跳脱又不受约束的个性。可是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就在他们都一致认为她毕业了定会大有一番作为时,她却转眼就嫁了人。听说还是个比她大6、7岁的人,好像还是个司令?

唐书森结婚晚,成家晚,到有了唐柔的时候已经度过了三十而立的年纪,可是这个比自己小的小师妹却早早就生了娃,一生还“唰”一下生了俩。这让他当时也是感慨良多。

 

他们这些所谓的上流社会,为军、为商、从政,其实也都是那么一代人,指出一个人,你可能就能认识一大片的人。这个是同学,那个是朋友的同事,这一代中真正为首的也就这么几位。后来这些年,经过几番周折两人又重新建立起了联系。

当初叶修重返联盟的那会,自己起先还完全不了解这个行业,直到女儿一次不经意的说起自己加入了一个战队。连番战绩和报纸媒体的追击,叶母也算是知道了和他的渊源。隔三差五就来一个电话,问自己和女儿联系没有,其实还不是想变着法子知道自己儿子的近况。

小师妹不像叶家老头子那么沉得住气,这几年不回去都平安无事的忍过来了,就这一次看儿子真不打算回头才忍不住了。

电话里经常蹦出对他和唐柔的关心:“老唐啊,有女儿消息没?这女孩儿在外面可不比男孩子,要多打电话问问呐。”

“谢谢,我家女儿一直都有消息。”言外之意真正没消息的只有你家儿子而已!

电话这头并不生气,因为叶母此时心里想的是你一荣耀分区都不知道的家伙竟然敢来和我顶嘴。不知道兴欣都是从第十区出来的吗,巴巴的买了卡没选区就进了新出的第十一区。让你没找着宝贝女儿吧,嘿!该。

这边唐书森自然是说说而已,仗着两人的关系并不疏远,甚至是熟悉的。

不说叶家这些年的种种事件,单就叶修这一人,不已经在这一代的年轻人中翻起了一片天吗。这不,连自己的闺女都被他给逮了去。

当初唐柔说了玩荣耀,他们的队长是叫叶秋还是叶什么的?那时他可完全没想过会是叶家的这位公子。

就算自己不懂得一点游戏上的知识,可是单就那么多职业和角色的选择,再加上游戏里对阵时的排兵布阵,这叶修可是连他都看出了点不一样的能力。这若是在真实世界中,或是现实的战争里,以他的才能和头脑不知又会是何等的作为和惊艳?想到这他又有一点惋惜。但也正是因为现实是不可能会有让人这么无拘无束自由发挥的空间,才更显得这个游戏中的一些核心价值可贵。因为这现实中的战争有太多利益链条和其它的因素在影响了,非军官将士一人之力可以改变的。也许正是这样才让人更向往游戏中那样激烈无比却又更纯粹的战斗了吧。这又何尝不是另一种荣耀?就如同那个游戏的名字一样。

唐书森收起玩笑话,问起小师妹这次想热闹下的原因。

叶母倒是笑咯咯的爽快,“这样呗,咱们招待宽慰下小冯主席。办个气氛隆重的宴会。你出钱,我出力,人和地点你放心,我自有名单和安排。”

唐书森坐在办公桌后倒是微微皱了皱眉头。这办宴会可以,但是总得有个眉目吧。她的话他听懂了,明面上好像是想让人聚一聚。那位联盟主席叫作冯宪君的,这么些年被他们叶家不知是不是给暗地里悄悄关注着呢,也不知是受到过照顾还是闷棍,给些补偿或人情上的交际倒也说得来。但是实际意义却真不大。这到底是想做什么的呢?那边叶母已经爽快的给他交代上其它注意事项了,典型一幅你已经同意了快按我说的办的节奏。

 

好吧……看在女儿上一年里也给这个圈子的人添了那么多麻烦的份上,稍微给人家点补偿也不是不可以。这种顺水人情,他不介意帮个忙。而为什么要假借他手,一方面是自己财力在这不说,另一方面不过是因为他们叶家的身份,出来搞这种花花场面的东西不合适。他出的是财,这个名却也不太好光明正大的借,这另外的事自然是电话那边要操心的了。

 

在唐书森的眼中,那些他所不懂的荣耀竞技圈里的事是真的不太关心,会看比赛也是因为想知道女儿正热衷的这份爱好是个什么样的东西。

而那些因唐柔早期一挑三所引发的媒体舆论和抨击在他眼中也根本未有丝毫份量。你以为唐柔那种过强的心理素质是遗传自谁?所以,会让他觉得抱歉的只有因自家女儿个性上的要强和应对某些事上不够成熟而给别人带来的麻烦,这才是让他会有一点在意和亏歉的。

所以那个时候他才直接给她的战队老板打电话,直到女儿再三强调自己没事后他才开始转到自己当初带着秘书都过不去的副本上。

 

那边的人还在继续兴高采烈地说着,其实自己嘴上说说罢了,早就算是应允了。而这分工也的确合理,唐书森可不会拿着自己的身家和个人身份来掺杂到女儿和她朋友的圈子中去,但凡此类他都退出三尺以外,这是他对女儿的尊重,也是给她自由空间的权力。所以明面上他不用出场,对此他点头同意。


评论(1)
热度(35)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