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7(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7-

 

六月湛蓝的天空中没有一缕云,仿佛连云彩都被今年难得一见的暑气蒸发了。

炽热的阳光下,马路正中走着两个满头大汗的少年。

一个看起来动作比较温和的拿手背擦了下额角的汗,另一个则身穿白色T恤,腰上系了件淡黄色格子的七分袖衬衣。

“这是哪家小报消息说的这里天气凉爽是适合避暑纳吉的地方啊?害得我还担心晚上会冷带了这么多长袖!也不做下实地考察就敢发这样的消息来娱乐大众吗?真是无德啊!这年头的商家还有没有一点道德规范了,广告瞎打得漫天飞啊……”另一个少年略显疲惫的抱怨但一路叽叽呱呱却让觉得甚是有活力。

 

荣耀作为一个新兴的竞技网游已经开始了它势不可挡的势头。第二赛季结束还没有多久,人们就已经看到了这个游戏蒸蒸日上的发展趋势。

粉丝们只多不少的热情也在网游中四处充斥。在这个赛季拿到总冠军的嘉世已经彻底有了横扫联盟的气势,网游中公会更是前所未有的成倍发展壮大。嘉世,让人们看到的仿佛更像是一个传奇的诞生。

在这个夏天里免不了又是许多战队队员们在网游中抢BOSS和公会间火拼的场景。联盟的总决赛这才正式运营了第二个年头,还有很多不足和不完善的地方,但让大多数玩家们感到兴奋的也正是于此,因为这说明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他们还有无限的可能和成长。

 

黄少天却已经沉默了好几天。在这个蝉鸣的季节,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

就在方世镜感到不安,快不习惯的以为这个人不是黄少天了的时候,喻文州,那个无论何时都一脸平静温和的少年却背着黑色的双肩包手中攥着张纸条来到他们的面前。

“放心不下我们就去找找看。这个据说就是叶秋的地址……他和魏队认识的比你更早不是吗?”

第二赛季蓝雨与嘉世的对决结束时,欢呼声和遗憾声四起,但蓝雨战队这边却出现意外状况。观众席上爆发出的一阵阵笑声中,方世镜只顾揪心的看着那个被保安簇拥手中还夹着根烟背对着朝他们挥手的人。喻文州在笔记本上记下重重的一笔后却看到了身前左右笑着的面孔中那张黄少天哭泣的脸。

 

满场都是粉丝们对于刚才精彩对决的呼喊声和笑声,只有黄少天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从那个时刻起喻文州才真正领略到蓝雨的安静。这真是一种心酸的体会。

 

如果不是根本取不到和叶秋联系的方式,他们也不会用这样最原始直接的方法去尝试。

如果一直这样下去你练习也无法专心的吧。方世镜心下了然,将他们送到车站。

这一路上黄少天才逐渐开始放松了下来,说起了平常会说的那些话。喻文州也没去打破他的不好意思和一丝小别扭,每到一个地点就核对下手中的地图。

 

事实上这张纸条上写着的地址他也并不十分确定,但带黄少天出来也并非完全是出自于对他的考虑,自己也有一点。但若说成是对老队长的愧疚和担心那还并不是,因为喻文州到底是个心思如水冷静如镜的人。真的是自己那三场胜负将老队长的自信击垮了吗?这么想的话未免会让人觉得有些夸张,但有些事情该发生时并不是单方面的,而是由全部的局面所引发的结果。队长的体力和手速已经开始下滑了,这是他在最后自己做出的选择。

对那次新闻发布会的结果喻文州并未想得太多,因为事已至此再看引发魏琛退役的原因都没有意义。只有当他们全力站在那个赛场上时才是对这位前辈最大的尊敬和回馈。

只是偶尔在回想起那个人离开的背影时他也会有一阵的失神。

自己有能力尽最大可能完成老队长的期许和交付吗?他的心中已有无数次激烈的声音回响,但头脑中却清晰的只闪过一句话,需要时间。

 

这个小区的电梯似乎已经有点下沉了,老旧的木板踩在脚下有点湿闷,四周的铁皮外围着一圈厚纸箱,不知是因为怕被人弄脏还是因为已经太脏了而没有什么人来收拾。还好四周表面并没有什么垃圾和不好闻的气味,虽然看起来旧旧的。

 

喻文州和黄少天在一楼挤进了这个已经站了四五个人的狭小电梯里,本以为写着的是305,是三楼的门牌号,结果问了里面一位大婶,确认了几次那张纸条上模糊不清的数字才终于明白,这并不是305,是几串数字写得太近了,并且没有详细注明。因为这里总共一层就4间,没有第5号,这个应该是指第3栋楼的门牌号,这是一楼。

结果两人坐上电梯上去了才晓得。

刚刚随着电梯来到顶层,两人转眼就伸手想去按一楼的,结果发现那个楼层在他们谢过那位大婶后已经被挤进来的人按下了。

电梯里进来一半的中年妇女,只有他们两个少年人,最后面还有个小女孩,手里抱着的被子几乎占了她人的两倍。

这种阳光毒辣的天气里来晒这么厚的被子,真是……好有眼力见儿啊。也不怕晚上被烫着。黄少天看了眼不禁心里吐槽的想着。而喻文州则是温柔的笑了笑,顺便向里挪了挪位置,以留给这个小女孩更多的空间。

那边手里提着芹菜的一位卷头发妇女却开口拉起了家常。

“哎,陈姐,你们知道王太太租给那对兄妹的一楼吗?”

“知道啊,怎么了?那对兄妹不是有一个前些年刚出车祸死了吗?”

“是啊,好像出事儿的是大的吧?留下来的是小一点的妹妹,啧啧啧,当初租的时候就和他们说过屋子不吉利的啦!否则怎么会租金那么便宜。”

“那户租客好像没有见过家长啊?”

“当然没有啦!哎哟,老美你不知道啊,是我们这里很出名的那对孤儿啦,也难怪,你都不常回来好几年了,在儿子家住得舒服吧?”

“就那样儿吧!孩子们的孝心啦。他们是孤儿我可没听说过,这一年也不回来几次的。那当哥哥的死了只留下了妹妹喽?唉……真是想不到我们这还有这么可怜的孩子哪!”

“就是说啊,很可怜的……只剩下一个小女娃,这年头可咋过?”其她几个人也相继发出叹息。

靠政府或福利机构的救济?这种话,她们这些活了半辈子的人精可不会信,靠这种能生存下来的人也得看运气啊。感叹着“可怜”和“世道不公”的人又是加重了几分。

最靠近门边的,双手搂紧被子的小姑娘此时则从被子后面略微地探了下头。

“不可怜喔。”

“你说什么?”

“一点也不可怜喔。”

 

电梯从顶层终于下降至一层,此时出声的人也是大概掌握到这一点后才又一次轻轻说着。

在她前面的喻文州则微微歪了下头,有点好奇的朝她温和的望了过来。

 

电梯门豁然打开,门外赫然站着个和他们差不多大的少年,伸手就接住了来不及转身而一步步慢慢向后倒退着走出电梯门口的小姑娘。电梯里的人这次是明显有点意外,不知是不是被刚才那句话给惊讶到的,一个都没有急着冲出来。

 

“说了让我去拿就好的,怎么一个人就都抱下来了?”来者毫不生疏地接过苏沐橙手中抱着的被子。

“你刚刚不是说打完团战还有一个本没下嘛,不继续吗?这个我抱得动的。”

“没事,晚上再玩也一样的。”

 

“哎,陈阿姨好,梁阿姨好啊,这是要上街买菜吗?”少年悠闲的朝里面的人打招呼。

“喔,好、好……不是,这是给他们大伯送去的东西……”一群人有点讪讪的走了出来。估计有人已经认出这小女孩是谁了。

这叶修刚才还有点纳闷呢,这一楼已经到了,里面的人怎么一点也不着急出来?难道还要再上去不成?有两位少年则大踏步的率先出了电梯。

 

“喂,你打什么本啊?”

他听到其中一个少年气势很是锐利的向他喊道。

“你也玩荣耀吗?”叶修和苏沐橙一起在几步之外转过身来。


评论(4)
热度(25)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