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8(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8-

 

黄少天的声音是有些沙哑干涩的,眼睛也明显是几晚都没睡好的迹象。

 

这就是叶秋?

是那个他们在台下看到过的模糊身影,是在蓝雨的训练营中被提起最多的人,也是他们分析比赛的录像时经常讨论着讨论着就让他们陷入沉默的人。喻文州站停在那里。

逆光的门口,两人相距离数米远,这么近距离的看着让人完全想不到在荣耀中这会是那样一个战无不胜的斗神。

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嚣张的成份,有的……似乎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十八九岁少年该有的模样。甚至在回答他们问题的时候都听到他并不高声的语调,平易近人的感觉甚至就像是在街上碰面后能随意互打招呼和聊天的隔壁邻居。

黄少天看着这个穿着随意的人,头发不长也不短的适合,整张脸看起来似乎很少晒太阳,是一种比一般白皙还要再白一点的肤色。虽然他的眼神难掩青葱的痕迹,但又有一种墨黑色意外认真的明亮。

他并不是在网游中没有接触过叶秋。

“你……最近有见过魏琛那个老鬼吗?”

叶修站在那里想了想,这两个少年的身高和年纪,再听到那边那个人的声音,综合下最近新闻中的报导,脑中瞬间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你们是蓝雨的人吧?没有。上次比赛结束后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了。”

黄少天知道这个答案也算是意料之中。

因为连他的短信和QQ他都没有回复,打电话也无人接听,找经理也完全不知去向。那个家伙是想就此消失吧……就算他现在后悔得肠子都青了也一定得逼自己这么做,这中间的痛苦和矛盾他能感觉得到。

可是当自己像往常一样对着他在屏幕上狂刷信息和话语的时候,那个灰色的头像第一次对他毫无动静。一个小时没有反应,两个小时没有反应,三个小时也没有反应。黄少天是真的有一点难受了。他想像以前一样看着他从训练室的门口朝自己大大咧咧的走过来,对自己刚才的失误说出一些没下限的话,并与他的垃圾话互相回敬,可是竟然真的变得这么遥远了。

 

退役就退役搞这么狠做什么!难道连自己一手带大的蓝雨和公会都不要了么?

黄少天无法接受。

魏琛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他是把自己带入职业圈的人,引导自己做出一个人生中如此至关重要决定的人,可是他还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两个人连并肩在战场上都没有机会,已经再也不会有机会了是吗?

 

“唉……你们也不需要这么伤感嘛,荣耀就这么大,如果他的心还没死早晚有一天你们还会再碰面的。”

率先打破沉默的居然是叶修。玩荣耀已经这么多年,聚散离合的场景在游戏中也并不陌生。而现实中,两年前他可经历过比这个更痛的离别。他的语调中可一点伤感的氛围都没有,甚至是有些轻松悠闲的。

“下一次就由我们来打倒你!”黄少天忽然冲着他喊道。

而叶修不知是不是早已听到过太多诸如此类的话,对于这句也毫无杀伤力。

“加油。”他说。

 

叶修腾不出手对他们挥舞一下,只是说了这句平常而又礼貌的鼓励转身就要回去了。那边的苏沐橙倒是乖巧地冲他们摆了摆手,意思是再见了。喻文州也伸出一只手来向她挥了挥。

他看到那个小女孩跟着身边的人越走越远,也看到黄少天忽然一下放开了般的宛如中二爆发的少年。

“老鬼你就放心去死吧!你的仇由我们来替你报!可别小看了我们啊……”

这样的发泄出来偶尔也是不错呢……

喻文州走出楼道仰望着头顶上这片蓝天。刺眼的阳光让他有些睁不开眼。今年的夏天才刚刚开始,他所新设计好的魔鬼训练也才要刚刚开始……

只要他们还站在这里,一切就会有新的未来。

 

******

叶修还记得当年苏沐秋不在了的第一个夜晚。

在医院午夜冷清的长廊外,第一次看到苏沐橙无助脆弱得几近崩溃。她的眼泪好像会永不停歇似的,从那双大眼睛里无休无止地流出来。她痛哭时张大的嘴巴里呼喊的是什么,叶修只听到一片空白。

他的眼睛像是下大雨了。眼中弯曲折射的影像如同湖面。他只听到自己紊乱的鼻息,茫然伸开的那双手中空无一物什么都抓不到。

紧接着湖水就落下一串,眼中才终于又清晰了一些。

他看到苏沐橙小小的身体在发着抖,双手紧紧扒在白色的床单上。那个可推动的四轮床车上蒙着的白布下是什么,他甚至逼迫自己不愿去想。带他们来的老师和医生们在激烈的说着什么他都听不清了,他只是拖着自己那快要支撑不住的身子向着苏沐橙走去。

他伸出的手指罕见的在颤抖,颤抖却仍旧温柔的擦向了那张仿佛汇满河流的小脸。

叶修永远记得那个瞬间。那个抬起头的女孩眼神中的绝望和无神,整个人仿佛透明的雪一般轻轻一吹就会碎裂的脆弱。

他们紧紧地抱在一起。

叶修紧紧地搂着怀里的人。紧紧地闭上双眼。嘴唇开合了一下终究还是咬住了。他连一句“别哭”都说不出。

两个人都努力地贴近对方,仿佛只有这样满满的相触才能感受到生命不是那么脆弱,才能抵抗命运原来真的这么无常的残酷。

 

后来很久之后叶修再回想起当晚自己眼中看到的景像,如果苏沐秋在那个时候睁开眼睛看一眼,看到苏沐橙哭成了什么样子……指不定会是怎样的惊慌心疼。

想到这里的时候叶修就一阵愣愣的怅然。

 

不过早在那一晚过后他就已经明白。明天过后这个睡着的小姑娘就将紧紧系在自己身边,这份牵挂,他责无旁贷。天亮了他们还会有更多要做的事。因为活着的人仍旧要活下去。

所以,有离别的话就尽管去面对离别,只要还活着,就一定会有再碰到的机会。

 

那个时候叶修心中就已经下了个决定。当他再次站到南山公墓旁;当苏沐橙终于从床上爬起来拿出家中最后的一杯泡面——

 

你看,就算你不在我也能把沐橙照顾得好好的。

 

你看,哥哥其实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

我们都要好好的。

 

“香菇鸡肉味的喔,我明明记得家里已经没有剩什么吃的了……但是厨房柜子里竟然还有最后一杯我喜欢的口味……上面还有一张字条……”

苏沐橙站在小小的厨房里对着他伸长手臂,给他看自己捧着的那杯泡面。脸上出现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又再浮现的笑容。日落时暖黄色的斜阳把整个厨房和她的轮廓都照得发亮。

叶修内心忽然涌起一股对上天莫名的感激,仿佛溢满心脏。

 

他的肉体依然削瘦,但心智却一夜长大。刚刚和墓地的人把安葬地给谈妥。两天后出殡。

厨房的人娴熟地倒水和撒调料包,这么多天忙碌紧绷的一根弦在这一瞬间竟像得到抚慰似的,就这么放松的倾泄了下来。

他看到她用筷子压住盖子,紧接着乖乖的捧到自己面前。

“你也来吃。”

这几天叶修一直在操心着她吃东西,其实自己也是食米未进。

“好……”他顺从地说着,嗓中的声音仿佛轻得像一抹尾音。

两个人坐在桌子边,叶修拿起那张纸条。

苏沐橙抹了把眼,自己还没洗脸呢其实。哭过又干掉的眼泪日日夜夜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片痕迹,脸颊都有些微红的被蹭破皮了。耳朵边的碎头发甚至都因此粘在了一起。她心里有点难过得想笑,自己这是怎么搞得,一点也不像苏沐秋的妹妹。

她的身上流着和哥哥一样的血。而他的哥哥……是一个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会从容自信的去想办法的人。在他面前,没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也没有什么鸿沟不能跨过。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那么就算走了……也不能让他这么担心。

“还说我土呢……这种留小纸条的方式不是更土吗?”叶修把那张纸放下来,嘴里嘟囔着。字条上面赫然写着一行字:混蛋叶修不准偷吃。

 

苏沐橙和叶修从不回避对于谈论苏沐秋的任何事,也是从那一刻开始。

要面对。一定要好好的面对。

因为在他们心中这个人是他们一生的骄傲。

 

******

苏沐橙掏出钥匙打开房门,与叶修进去一起铺床。

“好不容易学校放个长假回来,你看你衣服都多久了没洗?这个袜子是不是一个星期了?”

其实她的心里很想这个家。但叶修加入战队后就比平时更忙碌了,怕她一个人回家却没人照顾,也是在那个时候她选择了住校的。只有星期天和放假时她才回来。

“没有啊,才穿了五天而已。而且哥一直都在洗。”叶修伸长了四肢舒展了下筋骨,懒懒的语调难掩笑意。“这才回来住一天而已,就忙着打扫这个打扫那个,还要不要出去玩了?”

“当然要!晚上去嘛!冬天的被子也要洗过后晒一晒才能放起来,现在虽然是夏天但是到冬天再盖上去时也还会有阳光的味道哟。哥哥也是这么说的。”苏沐橙甜甜地笑着,把脸又埋在被子里嗅了嗅。刚刚洗过的衣服也快要干了呢,这夏天就是有这么一处好处啊。

明媚的阳光通过窗户穿透自己的手掌,指间温暖的一片。覆盖在苏沐橙的脑袋上。

在嘉世,有相互守护对方后背的伙伴,在场上,有一生的对手和朋友。得到的冠军虽还未够,但最重要的是……

对于现在的时光,叶修只觉得分外满足和幸福。         

-----------------------------------------

注:此章中有一句少天的话是说:“老鬼你就放心去死吧!你的仇由我来报”,这句话是虫爹番外《巅峰荣耀》中的一句话。本来也是想用一个这样的语式来写,却脑子中就蹦出这句话,意外发现用原作中这句延伸也更适合。如果有较真的同学就请不要大意的来砸锅吧,算我抄的QWQ

评论(3)
热度(24)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