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11(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11-

 

苏沐橙和方锐并没有一同前来这次宴会。

这次来到B市是他们两个人一起,但是却比其他人提前到了几天。方锐没有说,但是他想就算是来到了这里意外碰到那个人的几率应该也很低吧。

用苏沐橙的话来说,虽然她也曾和叶修一起很多次来到B市参加比赛,但是真正放松下来游玩的经历却几乎没有。所以,她在陪同兴欣做完最后一次集训时想去玩两天。

对此,陈果和唐柔两个姑娘倒是很能理解的赞同。在最后将要分别的时候陈果甚至担心偶像一路可能遇到的粉丝或麻烦,单独把方锐叫到一边要他时时对苏沐橙多照顾一点。对此方锐很是不以为然,在他心中苏沐橙某些地方比他都要强悍,不过老板的请求那是必须要抱大腿答应的嘛。

而苏沐橙则把魏琛单独叫了出来。“我们都不在的这段时间,果果和兴欣就交给你喽。”

魏琛作为荣耀中的一位老将,在兴欣无比可靠的一个人。接下来每天兴欣的队内练习都不会有太大变更,但没有一个更直接的管理者还是有一点不太放心的。陈果只是老板,要让她管这种内行事是做不来的,而老魏是他们兴欣中除了叶修外最有话语权的一位了,别看平常两人垃圾话互喷时的猥琐和无所顾忌,却已经是兴欣战队中最了解他们的人之一。能管得住那群年轻人的,除开叶修也就只有这一位老前辈让人没辙了。除开这些保险的话不说,苏沐橙对于他们队中每个人的自觉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唐柔就不必多说了,这一年进步可谓是最明显的;而莫凡也是她最期待又最担心的一个,操作虽已是上乘但和队友间的沟通实在是太不灵光了;包子在兴欣除了叶修是最让他最服从的,老魏的话他也是听得十分入耳。除此之外,乔一帆是最不用担心的一个人,他已经具备了职业选手该有的一切基本素养。想想这一年多的时光,他们从网游中被叶修捡回来,无数次的推副本、和其他公会抢BOSS,最后竟能战斗至荣耀最高舞台总决赛,有时候老魏自己想想也是不胜唏嘘。

那个时候自己怎么就着了老叶的道儿呢?

魏琛皱着眉头,吸了口烟。

“知道!放心吧。有我在有什么好怕的?你们都离开网游戏多少年了,公会战、抢BOSS的套数我比你们熟多了。再说了……那个婆娘也好哄的。”

他收拾起自己的老旧情怀,有些高兴也有些惆怅。惆怅是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晚出生几年,为什么当年那么早他就选择了退役。现在只能荣耀世界级竞赛啊,他光想想都激动了。这次要面对的可是另外国家队中职业选手里的佼佼者,跟他们圈里那些怪胎和疯子一个水准,怎么可能没有一点想法呢?

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有他们这些年轻人去他又何尝不开心?不知蓝雨那俩小子有没有入选……

“嗯……交给你我放心。对了,我们都不在,果果要再在沙发上睡你可要提本着点。最好把她叫醒喔,她上次感冒好久才好。”

“老板娘啊……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上次还在我们边上看着看着就睡着了呢。”魏琛用两根手指把烟夹了下来。

“一叫她她又要吵吵个没完了,下次我把衣服给她盖厚点就成了。”

 

苏沐橙却呃了一声。你盖你衣服还不如给她盖被子呢。

在很久以前陈果给她说起过一件事,是问叶修一般多久才换洗一次衣服。“你不知道,他刚来网吧应聘那会我说了要考察下他的夜班能力,结果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咳。然后醒过来时发现这小子还有点良心把自己外套盖我身上,不过,那件衣服就像一股陈年酸菜鱼的馊味……你说他一件衣服是不是都穿好几个月啊?你不在他身边他自己也不换衣服的吗……”

苏沐橙对此表示很无奈。可以说陈果心中对叶秋的崇拜及敬意就是在一开始还未察觉的时候这样一点一点土崩瓦解的。

看一眼眼前的年轻“大叔”,虽然不至于外套也是馊的但恐怕烟味会更大吧!


******

和这个已经如同家一般的战队一一拥抱过后他们才正式登上航班。

两个人早就订好了酒店。

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地方离联盟大楼并不太远。有时候有钱就是这么一件让人舒心的事,方锐心想。酒店当然是他订的。他不是多么会消费和花钱的人,但是对于该让自己舒服一点的生活方式却绝不会拒绝。他不浪费,但也同样懂得享受。在这一点上他觉得苏沐橙不如自己。因为他觉得这个姑娘真的在金钱上没多大概念。给个馒头也吃得欢,给块鸡翅也吃得欢。反正不管是什么她似乎都能很快接受。这几日方锐就看着苏沐橙像是来游玩的一般,买了各种景点的门票和零食,胸前还像那些看台上的观众一样挎了个大大的望远镜。

 

他也很想问一声那之后苏沐橙和叶修到底见没见过面,或见过几次,在一天两个人的闲聊中他也的确这么问了。结果就见身旁的人开心的竖起三根手指。三次?这个不多不少吧,在两个人地图距离这么遥远的时候……咦?叶修中间回来过?结果却见那个女孩子哈哈大笑,“是视频聊天啦!”

“这个也能算见到吗?太扯了吧!”

“不过有一天晚上我好像真的看到一个人很像他呢!”

“是夜不归宿被通辑的流浪少年吗……”

“哈哈哈哈哈!”

 

苏沐橙和方锐一起在长城和故宫门前拍了很多照片,每次方锐都打扮的简单时尚表现得跟女王身边的狗一般……不是吐着舌头累的,就是蹲在地上吃着老北京点心的乖宝宝状。一双大眼总是在苏沐橙的镜头前呈现出无辜而又纯洁的模样。

“我们去坐那个吧!云霄飞车!”

“不要!你不是说过刚才坐的是最后一个吗?我只想坐旋转木马!”方锐根根分明的指关节紧扒在石柱上,“大姐饶命啊!我是真的快想吐了!你怎么一点都不爱惜副队啊?!”苏沐橙一开始并没有想到方锐会这么抗拒,反而更觉好玩的开始使劲掰他的手指。“没事的,我请你。”

这个人怎么这么有活力的?玩起来都不带歇息一会的。“我不要!不要!我要回家!叶修!!!!!这还有没有王法了?还不快来管管你的……”

 

在苏沐橙提前就已想好,把手机交给身旁一位卖汽球的小姑娘帮他们拍照时,一系列被称作“猥琐大师受到了惊吓”的照片就已经成形。方锐从苏沐橙的微博上找到了这张最喜感的抓拍,并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下了这句当时他怒斥的话,最后两个字硬是被转折般的憋成了省略号。

不大一会底下的评论就已过百。

 

叶修身着衬衣坐在灌满冷气的客厅里,手指很是轻灵地划过手机屏幕。

熟悉的头像下,一条条微博被慢慢翻阅。照片被放大后,方锐哀怨的眼神和因惊惧而张开的大嘴似乎从屏幕中都要穿透过来向他发泄。叶修看了会就把手机丢在沙发上。回来之后家里人就给他配备了这个,怕的就是他再一次让人无法联系。

 

“小陈走。我想出去转转。”

 

******

苏沐橙最后拉着方锐从游乐园的长椅上站起来,下午的时光已经过半。

“队长我好难受啊,你看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你这么猥琐连阎王都不敢收的。”

苏沐橙给方锐买了一瓶水。这会已经休息了大半个小时,方锐却连一动都不想动,苏沐橙只好亲自拉他站起来。

“对不起喔。”

她是真的没想到方锐竟然会恐高,所以拉他坐了两项高空运动就停止了,还如他所愿的带他去坐了旋转木马。尽管她拍下来的照片都是他没精打彩趴在马背上的情景……

“那明天可不可以队长不要带我出来玩,让我一个人宅在房间里?”方锐眨巴着湿润的双眼终于抬起头来。

原来是苦肉计。苏沐橙一下放开了吃力拽着他站起来的手。秀秀说得对,战术是猥琐的,人也是猥琐的。

 

方锐不好意思地挠了下头很快又厚脸皮的追了上来。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走着,最后看着游乐园门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发呆。

“首都真是人好多呢。”

“是啊……”

 

街灯一盏盏的亮起。

车流盘成长龙的立交桥上,苏沐橙越过那些光亮在天上寻找着更古老的光源。好像没有月亮和星星呢……

看了一会她就蜷缩在一旁靠着出租车的窗户困倦地闭上了双眼。而方锐则趴在另一扇车窗前欣赏着眼前灯火交错的景像。

 

叶修坐在车子里遥看窗外,夜色很快就会漫天覆盖,天的那边云霞已被染成紫红。

司机开着车在市中心徘徊,终于在三环以内的马路上堵得停了下来。

各式各样的车灯亮起,与天色和霓虹交相辉映。叶修就淡淡看着那些闪烁的光点。被他喊出来的小陈司机都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果然这样意外碰到的几率很低啊……

 

******

当晚两个人却都并没有联系。静静的。直到第二天叶修主动发来简讯,苏沐橙和他报告了近况以及他和方锐来到B市准备参加国家队集训的事情。

叶修摸着下巴,果然这几天在网站上看到的关于荣耀世界邀请赛的事是真的。要开始了。而在兴欣中被选中的则是苏沐橙和方锐。那么其他人呢?      

 

世界邀请赛中,中国队的名单喻文州不用细想已经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在联盟打拼了这么多年,几个排名靠前又有实力的战队中有几个人是必会入选的,也不难排查。比如近些年最紧缺的牧师职业,其中石不转的操作者张新杰是一定会在其列的,又比如近几年被称作联盟第一人的枪王周泽楷,还有联盟首席弹药专家之称——张佳乐的百花缭乱。

喻文州在看到那则新闻时第一个肯定会入选的人却都不是他们,而是他的搭档,操作夜雨声烦的主人——黄少天。

对于自己,喻文州甚至并没有他细考虑过。他虽然也很向往和好奇,但他的做事方法却永远是最脚踏实地为现在能掌握的做打算。蓝雨才是最需要他的地方。

而苏沐橙作为联盟首席枪炮师也是一定会出现在名单上的。不过叶修……或许联盟在解决了他的退役问题后能再做定夺。

 

喻文州刚把周泽楷手中端着的红酒换成一杯苹果汁,微笑着朝向他们攀谈聊天的人礼貌的举了下。自己则倒了一杯柳丁汁。酸酸甜甜的口味又让人回想起那些年他们都还是青葱少年的夏天。

 

许多年前第一次看到叶修与苏沐橙,喻文州无法对两人间的关系做出确切定义。

直到第四个赛季之后的无数个赛季,同样无法让他找到准确的定义词。

所以他只说了一句概括的话:“好得跟一个人似得。”

这句话放在场上和场外竟都合适。


评论
热度(30)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