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12(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12-

 

多年前曾有一天他们再次随队来到嘉世所在的H市,再次和少天一起去那栋小区附近溜达,他们漫无目的地闲逛把这当作是这一年紧张练习后的放松时间。

最后在走进这里的时候,伴随着黄少天突然来了兴致的“PKPKPK”声,接着就被他抓着一起跑到那个曾经见过一次却未曾进去的一楼门口。

还是那个旧旧的小区,和上次来几乎没怎么变样。

那时那个院外的门口边站了一个妇人,正对着门里的人说着什么。

他跟少天停在了那里,先没有过去打搅。转弯的墙角挡住一半视线,门里的人看不到表情和身影。他们只听到一些断断续续像是回忆般的说话声,那些细碎的声音说起来没完没了,最后被终结在一声温和的声线里。

“沐橙跟我。”

站在门口的阿姨似乎有些错愕,长久的不再说话。转而再次堆满笑容的向他说着,喻文州这次是真的听清楚了,他听到那个声音平静的又说了一次,“沐橙跟我。”

接着就是道别,“王姨再见。慢点啊。”

 

黄少天这才妥妥的向着那人冲了过去,人还没到跟前声音已经十分精神的冲到了门口。

 

“叶秋咱们玩两局!你还没和我单挑过吧?敢不敢跟我PK?PKPKPKPKPKPKPKPKPK……”一连串的声音像是在考验人的肺活量般。

喻文州紧随其后,他已经看到门里的人嘴里含着根烟朝他们笑着,并且向里让了让,门已经完全打开。

“输了你可别哭啊。”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话别说得这么满!”这句话黄少天说得自己听得了都有点没底气,不过既然已经放话了就不能怂是不是?他是真的技痒想和他单挑几场试试看。以前虽然在团战中被他揍趴下过多次但不代表现在同样啊。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个只会专注于抢BOSS的菜鸟呢。

喻文州只是笑,“前辈好……没有打搅吧?少天你收着点,过两天嘉世还有比赛呢……”说着两个人已经并不生分的走了进来。

“没问题,放心放心。来来来,你们电脑在哪?这里电脑够吗?哎哟,小妹妹,你怎么又没上学啊,上次也见到你来着,是不是逃课了?你上的高中吗?现在高中都这么闲啊……”

 

那个时候喻文州没有听完整的对话王雪娇却记得清楚。

 

那是苏沐秋离开后的第三年吧……快要第四年了呢。

她心里遗憾着那个孩子,却又更怜惜那个妹妹。她清楚他们兄妹俩生活上的拮据,以及每次交房租时那些紧巴巴的钱。

他这一走……自己不也能顺理成章的把苏沐橙留下了吗?想到这里她甚至是高兴的。那个长得可爱又好看的小姑娘,没有大人见了不喜欢的。而且还十分懂事。她在这略微黯淡的小厨房里心情开朗得都快想哼个小曲儿了。

所以在听到那个姓叶的男孩子说下一年他们就要搬走的时候才有些慌了。这一天她不顾老伴的感冒,只给他留在床边一些药和热水就急忙跑了出来。

 

小区还是那个小区。

地方小,楼也旧,自然便宜。再加上当时也是实在看那兄妹二人可怜所以并未抬价。但要说好处那还是有一个的,就是离市中心不远,离学校也近。自己当初开好的价苏沐秋几次还价,但最后一口定下的时候,那个年轻人也是格外的利落。每年都会提前一天准时打招呼告诉他们房租准备好了。每年都是那么准时,从未出过什么差错或推脱几天的。这一点在王雪娇的心中也是有点佩服。毕竟当时那个人说认真点也只是个孩子啊。

来到几年前自己一家居住过的地方,她敲响了院外的门。过了一会门才缓缓打开,开门的是叶修。

这个少年她不熟悉,但是却也是知道的。随苏家兄妹后来一直住在一起,苏沐秋走了也仍旧陪在妹妹身边。她有些厌恶的看着他抽着根烟出来,还没来得及站在长辈的角度训导一番,那个少年已经礼貌的把烟头掐灭向着门外的垃圾桶飞出一道漂亮的弧线。

“王姨来啦,进来喝点水吧!”

两个人走了进去,却不见苏沐橙。今天是周日啊,难道没在家?好像是应了她心中的作答,身边的人开口道:“沐橙在写作业呢。明天回校有个小考。”

“喔……那做作业的话还是不要叫她了,现在的学生压力很大的,让她好好学吧。”她自然是不能说什么的。只好把顺路买的一袋点心放在客厅。

两个人又就关于退房的事说了半天。

苏沐橙趴在窗边时就已经从卧室看到了王姨的到来。但是叶修却推着她就要去开门的蹦跳身影说,“不要出来。回屋写作业去。”

“我作业写完了……刚才打副本之前就写完了。”

“那就看会书。”

“书也在学校看过一遍了……”

“那就再多看两遍……听话。”叶修并不多作解释,硬是推着她的肩膀进了屋,出来时还不忘替她把门关好。

苏沐橙自然是好奇的,趴在门的另一端听着客厅里两个人是不是背着自己在说什么悄悄话。

结果什么也没听到。

 

王姨放下了手中的袋子就走了,两个人行至门口,又停下来说着些什么。

苏沐橙又趴回窗边乖乖的等着那个人。他说不让自己出去一定是有原因的,她听他的话。她抱着手臂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王姨嘴巴一张一合表情丰富,但却毫无声音的样子像是默片一样,有趣极了。

 

王雪娇的心情有些忧郁。

“你们两个啥事都没经历过的小孩子能独立养活自己吗?不是阿姨说句不好听的,这年头饿死的人比狗还多呢!你看前两天的一个新闻了吗?去年冬天一个十几岁的男孩子离家出走在外面,在火车站的轨道边冻死了!现在才发现尸体!还有前几天我们市发生的小女孩碎尸案,这都是在没有家长看管的情况下发生的啊……你跟小沐橙这么多年了知道阿姨是一片好心,让我带着她上我们家,也好有个照应。阿姨叔叔不会亏待她的,一定把她当亲生闺女带!”

“王姨……”叶修听着都有点毛骨悚然了,也有一点哭笑不得。只不过是退个房而已。“没那么夸张。我能养活两个人的。”

王雪娇心下当然是不信的。

一边拿眼神有点嘲讽地瞟了他一眼。这么一个只比她大两三岁的少年养活一个家?她不信。这大话说得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而且她知道这个少年还是个成天玩游戏的。虽然他们嘴里说着玩游戏也能挣钱,但是她哥哥在的时候也没见得两个人多宽裕。她不信这个能挣到多少钱。

“这样吧,你再想想。我给你免两个月的房租……实话跟你说这地段的房子今年初就涨价了,我一直是看在那对兄妹俩的份上才没做这事,王姨是真心想帮你们一把!这让小沐橙到我们家还能……”

——“沐橙跟我。”叶修终于这么直接了当的说了。他的嘴角甚至是微微笑着的,面对着她糟糕的态度和心情没有一点儿不耐烦。

王雪娇如同被电击中一般愣在了当场。硬是没反应过来该怎么接。

过了很久才缓过来,嘴里慢慢的说着:“我知道你们这么几年肯定有感情,但是你也不能不为她考虑不是……就算她搬到我们家你们也能正常来往,而且你在外面打工也很不容易吧,多辛苦,她将来还要考大学,上大学不也得要钱吗?毕业了还得找工作,这可都是负担呐!我也是不想拖累你,现如今这个社会什么都是跟钱打交道的,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人……”

“沐橙跟我。”这一次叶修索性低下头来掏出一根烟点上了。像是要耐心听她把话说完,声音也平静的仿佛是刻意放缓了语调。

如果说刚才那句话是她怀疑听错了。那么眼下这如此清晰又肯定的一句话却是真真实实响在了自己耳边。

这个看起来并不大的少年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他会有什么能力和条件陪她长大?

王雪娇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突然发现眼前这个人看似随意的神态下一双眼睛正冷冷的透着股寒意。并没有冲她发怒却有一股让人觉得仿佛自己做错了事的感觉,她不禁畏缩了下。这样坚决和肯定的口吻肯定不需要再听第三遍了。

也罢,小孩子的任性而已。等到真正认识到现实多么残忍和艰难的时候自然会回过头来找她的。

 

“……那些饼干和蛋糕记得让小沐橙吃啊。天也不早了,我该回去了。”

“王姨再见,您慢点。”

 

然后叶修挥手告别。正欲关门那边却响起一连串高昂的呐喊。

“叶秋叶秋叶秋叶秋叶秋!……”

他看到了正向自己疾步冲过来的两个少年。其中一个嘴里不停声的叽里呱啦着PK这个单词,“输了可别哭啊。”在终于逮到一个机会打断时他说。

门外另一个少年也走了进来,礼貌地对点头问好。

他笑,闪开门就让他们进来了。他还记得这两个人,去年的夏天蓝雨也经历了不平凡的一年。

 

“怎么出去这么久?”

苏沐橙蹬蹬打开房门迎了出去。和人告别用了这么久啊?

 

“少天你收着点,过两天嘉世还有比赛呢……”喻文州对联盟的赛程可是早已烂熟于心。

“……没问题,放心放心。来来来,你们电脑在哪?这里电脑够吗?哎哟,小妹妹,你怎么又没上学啊,上次也见到你来着,是不是逃课了?你上的高中吗?现在高中都这么闲啊……”

咦,这两个人是谁?苏沐橙好奇的望着,只扑向叶修。叶修先没对她解释这两个来人的身份,倒是先回答了她刚才的话。

“王姨年纪大了,有时候是爱唠叨了点。”

苏沐橙早已忘记了刚才的提问。手里正拽着他腰后衣服的一角打量着那个不停说话兴致很高的人。这个人好有趣啊!说话语速竟然这么快!

 “小姑娘,我和你打招呼呢……你怎么不说话啊?”

“喔……”苏沐橙平常慢性子惯了,并没有那么快反应过来。“我叫苏沐橙,你好呀。”她甚至像大人一样友善的朝他伸出一只手来。

“你好你好,我是黄少天。等再过几年,这个名字可是会响遍整个荣耀联盟的哟!你可要好好记着。”

黄少天握住苏沐橙的手一个劲地晃着,“而且,还会是在不远的将来打败叶秋的人。”

“骗人。”苏沐橙没憋住咯咯的笑着。连哥哥打败叶秋的次数都是有限的呢。

“不骗你。是真的。”黄少天一脸的严肃。

喻文州站在客厅正中一眼看到了另一个房间的电脑桌,好像只有两台电脑啊……

“手手手!”叶修则站在两人中间拍开了两小鬼似模似样的握手环节。

 

“PK多没意思,给你们机会两个人一起上。你们俩应该也是蓝雨训练营里的搭档吧。不过我们这儿只有两台电脑。”

 

“那机器可不够,前辈。”

“呵呵。走吧。”叶修没有多说已经从墙上的挂衣钩上拿了件初夏的外套。三个人看这意思立即没有多问的跟了上去。

“我说你要带我们去哪啊?我们可不想直接进嘉世参观。”住宅区的外面,羊肠小径和绿荫下几个年纪相差不大的少年一道走着。

“嘉世现在也还开着一间网吧你们不知道吧?”

“靠!真的假的啊?你们战队这几年挣的钱还不够花吗?”

苏沐橙一边伸开胳膊穿上叶修手中拿着的另一件暖色外套,一边抻袖子听着这几人的对话。叶修在边上走着还伸过手帮她理了下背后的帽子。

苏沐橙一拍脑门却忽然想起了另一件事,“哎呀!”

“怎么了?”

“王浩哥哥让我给他折的纸花又忘记给王姨了!”

王浩是王姨家的独子,生得又白又胖,而且先天小脑发育不良。今年虽已19岁但却跟个8岁的孩子似的。苏沐橙以前看他总是受人欺负也没有玩伴,所以从认识这家人的那天开始有机会就陪他一起玩。上次她和他说自己会叠很多小动物和纸花,他开心的就和她要了,眼下是已经折好了却一直忘记去送给他们家。

“喔,月底的时候我去王姨家结房租时给他带过去。”叶修神色平常的说道。

“好~”                                           

 

黄少天和喻文州走在后面,两个人迎着下午的阳光难得的感到一股惬意。叶秋身边的小姑娘是什么关系已经不需要去猜,因为不论是何原由都看得出这二人关系不浅。

早在上次电梯里的一次碰面后,喻文州就对这个小妹妹有些好感。他们是不一样的。但又有哪里有些相似。在面对那些需要抗压才能走过的东西时,他们表现出的都是不在意。他看到的是自己以前在经历过某种时刻时的影子,那一丝平稳和淡然才是让喻文州忍不住好奇的地方。所不同的是这个小女孩表达的方式,比自己似乎更阳光直率了点。

黄少天虽然嘴上未开口,心里却有点担忧。叶修已经说了要以一对二他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本来就只是想找他试试玩一会而已。胜负欲虽然对他来说很重要,但是他也清楚,现在的自己也只能以训练营学员的身份来向这位前辈讨教。他有再大的斗志和动力要打败他那可真得是几年后才有可能的事。

他担忧的是另一个人。他们两个人在配合上的实战几乎还从未有过。这也不能怪谁。因为一个是被当作蓝雨新接班人各种拥戴的闪亮新星,一个是从进入训练营的大门时就百般挣在留亡线的吊车尾,谁也没有想到过他们两个人会有机会并肩站在一起。

喻文州走在草坪中间却神情坦然。

这个家伙怎么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当初在训练营被人们各种嘲笑时也是,打赢过魏老头时也是。黄少天自己当初也并不是没有对喻文州有过鄙视,尤其是当他时不时说出一些关键的话对他进行评点的时候。

但是黄少天自己却没有发觉,在发现喻文州神态如常的平静后自己的心里竟然也跟着轻松了下来。喻文州不会放过任何观摩这些站在荣耀顶端者的机会。所以这次少天的临时起义他也一起纵容。

 

但是……在走进嘉世网吧几个人各找到机器坐下来时,刷卡,登陆,对面屏幕中赫然出现的也是两个人!

“叶秋你耍诈啊!不是说了要我们两个一起上二对一的吗?”

“有吗?我只记得说过让你们两个一起上,并没有说自己不会带帮手的吧?”

五人组合团队战,双方两人,修正场。

 

“上吧!少女!”

 

一个战斗法师和枪炮师威风凛凛地挥洒着战矛和炮火冲上!

 

那个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叶秋会亲手带着个女孩子入驻嘉世。

不是从训练营里选拔出来的,而是由叶秋一把手全程细心教出来的。

在多年后收获联盟首席枪炮师的称号,在一片由男儿热血铸就的荣耀史上以一位女选手的身份给众多战队留下噩梦般的血泪。

 

******

后来王雪娇直到儿子25岁时都没有听到那个回头向她求助的电话。

联系就更不用说了。

有时候她会看着街上那些巨大电子板放出的游戏广告一阵唏嘘叹息。然后再拍拍身边儿子肥墩墩的手掌自我安慰。

当年那个还没成年的漂亮小姑娘可是差一点就能成为她儿媳妇的人啊……孤儿院出身,父母都不在,唯一能当家做主的哥哥也走了。这要把她带进自己家当干女儿认了,长大后逼她和儿子在一起,照顾儿子一辈子还不是顺理成章的事么?

她故意忽略当年那个少年的存在。仿佛只要自己不承认就距离那个梦想只差一点点。


评论
热度(33)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