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14(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14-          

 

叶修看着电视中正播放的画面已经失去了一大半兴趣。这后面的过程看或不看都无所谓了。因为胜负已分。

一般选手不会在一开始就做出这样的判断,实在是因为比赛场上瞬息万变,没有到最后一刻一切都有可能。但是这位外国选手的风格和出招方式在这样短暂的时间内已经足够被一些荣耀老人凭经验判断出个大概了。事实上刚才几轮也并未白打。

这样一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年轻人,目前为止最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轻敌。在面对老辣凶猛的韩文清时他虽已经做好了完整的一套标准防御,但是意识却仍然未够。一旦没有把对方当成需要百分之百出力的人,对方实力的反弹和爆发就极有可能给人致命一击。在一开始留下的疏忽和大意也会成为最终决定败北的关键。有些时候即使选手反应到了,却也已经来不及。这就是比赛的残酷。

悬念已经不算太大,更别提他面对的是在职业末期改变了以往风格、将迂回和霸道都纳入体系内的韩文清。叶修已经觉得有点没意思。

 

一番剑光闪烁和激烈的打斗后,他输了。

 

英格兰选手有些惊讶的看着屏幕中忽然灰下来的角色有些发愣。他没有想到这么快自己就败了,而且是在他以为远远还不到结束的时候。

 

——那个想要以落凤锤破开局面的招式本身就是个错误。

站在台下远远围观的几位外国选手已经看到了同伴最关键的一个失误。

他忽视了在有振动效果击飞对手的情况下对地形的影响。

他们的脚下可是沙漠啊!在飞跃起的鹰踏之后本身骑士的双脚就已经有些陷入泥沙之中了,再一个带有波动效果的招式使出,无非只是会让动作受滞,足下显得更艰难罢了。

 

喻文州和周泽楷都没有说话,这样显示而易见的一处错误两个人都同时想到了。

 

说到底还是个新人啊……几个姜黄色头发的外国人正在交头接耳笑着说道。去年刚刚加入英格兰战队,还没有等那股兴奋劲缓过去呢。取笑间很明显能得知他们也是认识的。

 

这些人的身份无疑正是国外一些职业选手,但是不是此次荣耀世界锦标赛中的那几家战队可就不清楚了。事实上这次的邀请名单中也有一些大胆的邀请,但是无一例外的并没有主力战队的成员们来凑热闹。所以在这些外国友人中,一些二流和业余的荣耀玩家还是很多的。毕竟真正的重要比赛很快就会开始,有谁会在这个时候抛出战队中重要的情报站在台上让人实地考察呢?所以,虽然那份邀请函名单是发出去了,但能不能取到回信就说不准了。

联盟方倒也并未在意。

 

叶修的母亲却深思熟虑。

 

自打叶修回家的那天起,他们一家人看似惊讶和松了口气,但接下来度过的两三个月里她却发现儿子似乎并没有真正的开心。他还没有完全放下对游戏职业竞技的爱。不然依他那个性,怎么可能一听说自己想办个这样的宴会就真的被她拉出来参加了呢?

她一开始是想要尽力多邀请些有可能参加荣耀世界大赛的人来的,但是也听人劝告这几乎是不太可能的事。凭什么让人家放弃这宝贵的训练时间而大老远飞来中国呢?名头再高只不过是一场酒会而已。她懂,她也只是想试探。试探叶修想要参与其中的可能性,试探他对荣耀还有没有一丝想要回去的冲动。但结果是事与愿违。她看不透他,也根本无从猜测儿子到底在想什么。

在家里的时候他几乎是有求必应,对于他们要求和希望完成的事他都做得极好。但是对于那个玩了十年的游戏却几乎不在他们面前提起,连他们的战队和这几年中发生的事他都很少主动说。叶母觉得心里有点堵。这种感觉她相信没有人能体会。

 

叶修小的时候就聪颖好动,也经常干出一些乌龙的傻事让大人捧腹,但是随着慢慢长大,他的一些天赋并不能被主流社会所接受。如果玩游戏也算得上是天赋的话。这种情况并不是特例,尤其是在他们那样的家庭。叶修身为名义上的哥哥,家中的长子,虽然两个孩子出生时只差了一分钟不到,但那短短的数秒,叶修身上所代表的已经是叶家某一部份的荣耀。叶秋作为一个只比他晚出生几秒的弟弟,也一直是被家族中的老传统当作真正的小辈来对待的。所以别看两个人相差真的不大,但实际周围人对他们的要求并不相同。

叶秋只有这么一个亲哥哥,虽然他会对他不爽,气他代替自己离家出走,但终归有这个哥哥在,还是不一样的。

他的哥哥或许有些地方不能被世俗接受,有时候会很不正经,很容易说出让人生气的话,但是在他的心底,没有谁比他更可靠了。

叶母看着眼前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甚至有些想念以前他的小时候。

四五岁的时候他还会嘬着手指头撒娇的让父母抱,拿着玩具兔子和叶秋追逐在公园的草坪里……现在……她连他在想什么都已经开始小心翼翼的揣测了。她当然是希望他能做自己最喜欢的事。但是她不知道他现在还会不会。

 

这真是一件有点讽刺的事。在他们最希望他回来完成学业,继承身为家里一份子时的责任时,他离开了,而在他们都感到无力和不抱希望的时候他却又回来了。带着当初他们对他的期待和希望完成的职责。可是现在她却又不想看到他这个样子了。她还是希望看到自己的儿子能潇洒放松的做自己最想做的事。

 

自从十五岁离开家后,她就再也没有这么近的靠近过儿子。

叶家一开始并没有把叶修离家出走的事想得太过重大,只把这当作一次少年任性的叛逆罢了,过几天玩够了自然就回来了。所以他们也只是悄悄关注着,却没想到真的像断线的风筝般,他一去不回。

那个时候她好担惊受怕,生怕他在外面受人欺负或出现意外,甚至因为老公冷静的不为所动而吵过一架。身为他的父亲,他和他真的是一样的强势和冷静,谁也不肯先低头认错似的,在那段时间这对父子两人身上的矛盾和相同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在那段叶母十分无能为力的日子里还是叶修通过叶秋捎过来的一句话让她放心了些许。虽然他没有手机,可是却不要忘了那个时候的网络通讯有多发达。叶修在叶秋的QQ留言中说了一句话:别担心,我在外面挺好的。叶秋当时凌晨三点就起来了,上线查找到对方显示的所在地是H市,当下就疯狂的对他回复过去好多问题,但是过了很久才得到一句轻描淡写的回答:“睡了。”

“让他玩。等他玩腻了再回来。看他能玩几年。你那儿子啊……别忘了他小时候怎么哄骗叶秋的,在老家又是怎么欺负邻村小孩儿的,这在外面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你还指望有人能来欺负他?”叶父听完叶秋的汇报后就冷笑了一声,只说了这么一段话就继续拿起晨报看了起来。

叶秋十分不能理解的想要出声反驳,他有多担心他多希望作为父母他们能像普通人家的父母一样报警、或干脆把人强拉回来。但是他知道不能,他只能握紧拳头坐了下去。因为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在对待叶修的问题上自己的父亲要比寻常人睿智得多。强力是永远也无法改变他人内心的。

作为家里和哥哥沟通的桥梁看来只能是靠自己了。

叶母却注意到儿子没注意到的地方。他的父亲刚刚那句话看似冷然的愤怒却是对她的安慰,自己老公手中虽拿着报纸在全心全意的读,但眼珠却始终一动不动落在一处空行。他怎么可能不揪心呢?但还有什么办法能让那个倔强要强的孩子来改变想法?

 

她曾经亲自去到H市,偷偷观察过叶修住过的地方。这些都是叶修自己向叶秋说过的,哪道街,哪个小区,哪栋楼哪个门牌号,他无一对他们遮掩。而会这么坦白的说出来,很大一种可能也是料定了自己的父母不可能派人来把他强行绑走的缘故。

 

她甚至看到过叶修接一个小女孩回家,这么丁点大就懂得这样温柔,当时都令她快感慨骄傲地哭了。她看到过两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并排过马路,神情愉快说说笑笑,也留意过这附近的超市和熟食店。

直到几年后叶修成为职业选手。虽然游戏版上从未曝光过叶秋的真容,但他们家里却十分清楚。

最初的几年叶修几乎称霸了荣耀竞技的所有版面,但是叶父对着电视屏幕却微微地皱眉。“成为了名人却放弃了所有名人该得到的权利,也许只不过是他的性格原因……但商人永远不会为一个不能充份利用的资源买单。他估计还看不懂这一点……但是朋友还是恶人不会这么快就见分晓,这小子以后恐怕有得苦果子吃了……”一语成谶。他们不用做什么,那家战队的老板自然会有所行动。

                        

而叶母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么担心忧虑了。至少儿子现在生活还是有个保障的。她知道儿子和一对好心人住在一起,是他们帮助了自己的孩子。但是这家人的具体情况她却从来没有想去打探过或调查过的想法,因为这实在是对别人的太不尊重。尤其他们还是叶修的朋友。

所以,虽然知道这家人可能经济状况普通,不会太大富大贵,也有早期动过想要给他们汇一笔钱的冲动,但还是被忍住了。这样做成了什么呢?把别人的善良当成了钱财交换的一样。

但是她这纯粹的一念却不知在某一时刻里叶修真的也有过类似的冲动。那一年他想向叶秋开口跟家里借钱,却被苏沐橙给拒绝了。

苏家兄妹的墓,不能用别人的钱来买,哪怕用自己家手里仅有的一万块买一块小小的地,也好过用别人垫付的一百万来买一座大大的地方。

“小一点没事啦……重要的是……人都不在了,还计较这些做什么呢……”说这句话时的苏沐橙让叶修心里狠狠的一揪。

 

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呢……

 

叶修看向窗台边正一边打电话一边找纸和笔的身影。

 

“好好,第一军区医院挂魏主任的号……记下了……我明天过去,嗯嗯,放心吧,我会努力排队的……”她越说下去声音越低。

这是有人在拜托她帮熟人挂号看病吗?她可认识这京城里的哪号专家?

 

挂了电话叶修就不解的朝她望了一眼。苏沐橙立即明白,回答道:“是杨老师,就是我上高中时教我三年的那位班主任。好像因为心血管病住在医院了,不知道她的儿子从哪知道我现在在B市的,问我有没有这方面的专家,帮忙挂个号看看。”

疾病这方面叶修是真不太懂,不过他主要担心的是另一点——“你认识什么专家吗?”他知道苏沐橙虽然不是娱乐圈中的明星也比不得那些真正有名的公众人物,但是却也在媒体上和电视中频频亮相,被一些不了解的人真误会成有什么明星效应还是有可能的。

 

“好像没有……不过翻翻通讯录说不定能蹦出一两个在大医院的同学呢!”苏沐橙先是无望的说了一句,紧接着后面就变成了世界之大一切充满了可能的错觉。

“……”

其实这种事让叶秋来干不是最合适了吗?他那个弟弟这几年涉及的领域可太多了。从某个角度上来看,或许叶秋才是代替叶修接下了家里重担的人。

叶修拿过那张苏沐橙记下的纸看了一眼。而苏沐橙此刻则是真的很认真的在手机上翻看着通讯录了……


评论(2)
热度(24)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