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15(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整个这章是在听着老妖和边江和河童的那首新年自制歌曲《家》时写完的。歌词好听画面又动人。当时就想着“这才是我们现实世界中生活真正的温暖吧”。中间有段歌词的描写也是那首歌里的感觉,不过可能不是原本歌词,那个没有仔细记住,毕竟我太糙太懒了。B站入口(请忽略开头: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999071/

 -------------------------------------------- 

15-

 

宴会在不知不觉中就接近了尾声。该走的人早已有专车在门外等侯。

 

陈果作为兴欣的老板这次酒会自然也是出席了的。陪着她来的就一位,是怕她在大场面兜不住的唐柔。

唐柔本身就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纯粹是出于陪同目的才来的,反正也只待两天而已。但陈果就不一样了。就算出于她个人的好奇心和爱凑热闹的性格,本来是没有多大兴趣更想陪在兴欣大家身边的,但一听说会有众多荣耀圈的顶级大神前来,还是被勾起了一丝欲望。

她还是有一点向往的。

虽然早已不是多年前那个什么都不懂的荣耀粉丝,在和兴欣一起跑了这一年多的比赛后也发现了原来这些高高在上的大神只不过是一些和他们一样在现实中生活的普通人,但作为粉丝的一丝激动心理还并未完全成熟的蜕去。正好方锐和苏沐橙也在。

 

说实在的,她还真不太习惯这两个人不在身边的日子。兴欣成长得太快了,她这两年也成长得很快。但是突然一下少了两位关键人物还是让她感到有些不踏实。

仔细想一下自己也真是够幸运,在一开始碰上的就是荣耀顶尖的大神。关于战队和经营的事她一开始并不懂,几乎全是叶修忙里忙外在承担的。叶修不在了的时候,至少还有苏沐橙在。她们两个人因为都是女孩子的关系,自然又比平时跟叶修时更亲密。和叶修住在同一个屋檐下时,经常能被一句话炸得想揍人,但是和苏沐橙在一起时就舒服自在的多了。

而现在两个人都不在了。就连一向虽然以猥琐著称,但其实心里始终都很有责任感的把战队放在心上的方锐……也听不到他的说话声了呢。

陈果有点失落,也有着十分的可惜。不知道今天的宴会上叶修有没有来?

苏沐橙平日里和她说起过,在荣耀以外的日子里这种相关类似的活动他的兴趣都不大。如果叶修能再迟一点退役,说不定正好能赶上荣耀世界邀请赛的官方通告……可是这个可能在她心里也不敢百分百肯定,因为她也不知他是否会因这个原因而做出另一个选择。不论能不能赶上,也许结局都不会改变……想到这她就一阵惆怅。满杯的酒下肚。为什么他这么厉害,却偏偏也抵不过有这样一个关于职业年纪的关卡呢?或许人生都是会有一些遗憾的吧……

 

初来时还很兴奋,和唐柔几乎一起尝遍了这里的水果和点心,但是等真正看到苏沐橙来的时候她却已经有些醉了。

陈果不是不懂酒的人,但她的知识仅限于老爸传授的那点国产的白酒经验,对红酒,她虽略有知晓懂得却真不太多。唐柔一个没看住她就连喝了好几杯。

 

70年陈酿的甘红混合着她之前又喝过的白兰地,红酒的度数本就不低,可想而知眼下是真有些醉得迷糊了。所以唐柔一手扶着陈果,眼看着她指着一个巨大的紫金花瓶大喊“叶修”的时候早已经见怪不怪。

 

陈果舌头都快打不过来弯了,硬是晃了晃脑袋,兴奋的眼看着那边那个模糊的身影好像真就长了张叶修的脸。“哎…哩看……那是他吗?”

唐柔刚想回答不可能,这一抬头不打紧,好像那花瓶旁边真走过来一个人,还真是长得和叶修一模一样。

唐柔惊呆了。

她可没见过叶秋。

这玉树临风一身正经装扮的男子是那个和他们一起生活了两年多的叶修吗?!这不可能。

叶秋却已见怪不怪。

反正跟哥哥站在一起时这种怀疑的眼神他已经见得太多了。他伸手帮忙一起扶着陈果。

“老板娘醉成这样了啊,我是叶秋,见过你们老板。你们怎么来的?我帮你们叫辆车吧。”谈吐举止温雅,难掩关心。要知道这可快凌晨了,让两个姑娘单独回去他还是不太放心的。

 

唐柔这才想起果果之前好像和她提过一次叶修有个双胞胎弟弟这事,转而反应了过来。“不用了,我们有伴儿。你跟你哥哥还真是完全不一样的风格。”唐柔毫不避讳的笑着说道。叶秋眉毛耸了耸,嘴角边不知是得意还是愉快。他也没想到哥哥身边是这样美女如云啊!

 

这次陈果她们的行程自然是告知了苏沐橙和方锐的,苏沐橙也早在这次宴会开场前就在等着了,所以连酒店都帮她们订在了同一间,晚上回去的时候三个人一起结伴走。而作为这次来到B市的唯一一个男人,自然是在此时要担负起接她们回酒店的责任。

方锐一定会在门外等着她们的。

 

正回答着他,那边短暂停留的苏沐橙已经从楼梯上走了下来,在发现她们的时候很快朝他们飞奔过来。

“果果喝醉了啊?”

“是啊,干了半瓶甘红……”唐柔无奈的答道。

苏沐橙接过叶秋手中的部份让自己的肩头担过陈果的另一只胳膊,叶秋看着这个笑盈盈的姑娘嘴边忽然就有话想问。

而陈果迷蒙之间似乎也认出了这是苏沐橙,转而像个很久未见面的人般张开双臂就扑了上来,“沐沐!……我好想你……”语气委屈极了,仿佛是几十年没见似的。

“我也是……”苏沐橙顺势两只手都接住了她,让她半个身子都往自己身上靠去,对于陈果她是实打实的愿意接受和喜欢的。在叶修离开嘉世遇到这位老板娘时,她就有种直觉,如果有一天这个人做战队老板,也许那个人在经历了这么长时间的岁月后才算遇到了一位真正懂得尊重和爱惜他的人,对待这样的老板,苏沐橙和叶修自然是坦诚相待。因为她是真心的崇拜着当年的斗神,也是为兴欣撑起半边天的人。

叶秋眼看着两个漂亮女生脑袋紧紧地贴在一起,苏沐橙像只小羊般也依恋的在陈果的耳朵边。难道女生们的友谊都是这样式的?

唐柔一边上来摸摸这个的头,拍拍那个的肩,伸长双手得两个人都护着点,生怕一个带不稳把另一个人也弄倒了。看着这两人感觉自己就像是带了两个娃。

“好了好了,到车上再说。”唐柔出声催促,几个人这才一起向门口走去。

 

叶秋跟在后面没看到苏沐橙背后有人,估计是去叫车了吧?叶秋看着眼前这三个漂亮的女生又想起那年冬天在兴欣网吧看到的那人的模样,和自己所有见过他的样子不同,在他们面前时的模样……那样眼神明亮而认真的坐在电脑前的哥哥。

 

没有哪一年他不期待叶修回家的。但哪一年他带回来的都是失望。

 

他很想问你知不知道每年只有我们三个人在家过年时的情景?知不知道老妈看着窗外大雪时孤零零的目光。看着漫天的烟花和爆竹声,电视中喜乐的相声和恭贺新年的合家欢贺辞,有时候甚至只有自己和母亲两个人。

 

他对叶修身边的人有时候究竟是感谢多过嫉妒?还是平静多过成熟?他不知道。

陈果却是个过来人。

刚才一杯一杯浓郁好喝的葡萄酒下肚眼睛有些迷糊心却还有一丝清明。这人还是小孩子心性啊,看着心爱的哥哥始终常年在外和别人过,有些吃醋了吧……

他是故意趁唐柔过去看游戏打擂时来到她身边的。不难看出他对她们也是没有防备,想说什么自然就说出来了。所以她压根不用记得叶秋到底有没有那么问,而是忽然想到如果叶修哪一年真的回家过年了,那个才会真正孤零零站在雪地里看烟花的小小身影。

 

那十年她从没有问过,但是却凭意识勾画出了这么一个年幼的苏沐橙,和一个还是少年样的叶修一起在大年三十的夜空里看烟花的景象。一年一年。

 

“这十年来你哥也过得不容易啊……他没有回来过年你就原谅他吧……”

 

叶秋无言。

 

*****

“喂,苏沐橙你不回家过年吗?”

“嗯,再过两天吧……回家了也没事嘛。”

“喔……那我们走咯~”

宿舍里最后两个住宿的学生已经打包好行李开始踏上返乡的路了。

苏沐橙窝在被子里手捧着一本书在读。阴沉的天空像将雪欲晚,在冬天里始终不明不暗的灰着。她缩着手指头放在嘴边呵了呵,忽然掀开被子想出去走走。

 

教学楼基本已经空了,还有人徘徊的地方只有一些个别老师的办公室和图书馆。独立的图书馆和食堂离得不远,这所高等中学的设施之高级和收费之高也是全市有名。是哥哥生前早就为她选定好的地方。虽然一开始她并不顺从。

苏沐橙四下看了看,楼内楼外都是空旷寂寥的一片。这已经距离他们放假都过去好多天了,此刻会留在这里的学生早已经不多。如果不是离家近的,那就是有特殊理由想赖到学校关门前最后一天的。那两个人应该也就要回去了吧……她的那两位同学。毕竟还有不到五天就要过年了。

在走过育人楼时她看到了那个几天前被教员职工们堆起来的大雪人。南方的孩子都是很少见到雪的,偶有一次,大人和小孩都会一样的快乐。前段日子里降下的一场雪,到现在还未完全消去。苏沐橙想也没想就走了过去。

经过几日的直晒,雪人的腰围和头已经明显有些地方塌落了。这个雪人比一个成年的男人都要高出一截,头上戴了个铁皮的水桶做帽子,鼻子是用食堂的胡萝卜做点缀的。苏沐橙长得并不如同年纪的女孩子高,此刻自然是够不到上面的,索性蹲到地上开始从草地上拾取干净的雪一点一点把灰色消融的地方填平。

把雪放在手掌上时一阵冰凉,虽然很凉但又有一种舒爽,一个人仿佛也玩得兴致盎然。

脚步落入雪中的声音咯吱作响。

绵厚的枯草上覆盖着白雪,安静的广场中央传来一首广播中关于回家的歌:“江南故城换新装,旧景成韶光,如今什么已都有,你却不曾作停留……”她的手指因为冰冷而一颤。

 

走出教室门外,站在远远另一处的一个女同学将手作成喇叭状向她用力呼喊了一声。“沐橙!——”冷冷的空气里她的声音穿透了自己的耳膜却没有到达她的身边。蹲在地上玩雪的身影无动于衷。

站在教室里桌子旁边的高挑女生则把书本放在肩上,看着窗外。

“怎么回事,在做什么啊……不是说好了今年让她和我一起回家过年的吗?”那个站在门外个头娇小的女孩子纳闷的嘀咕着。

今年是特别的一年,是她们知道再也见不到那个温柔好看的哥哥的第一年。所有故意的停留只为等一个开口。

“没有听到吗……在干嘛呢?……”她向前走去。

小风拿着书本在肩头磕了磕,嘴角划过一抹笑迎着那女生一道走了出来,“走走走!”一边走一边伸出另一只手去捞她,拉扯的地方却是反方向。

“你不等沐橙了?”

“不用啦……”有人听到这话不解地朝她回望。她轻轻嘘了两声:“有人来接了。”

 

叶修一个人撑着伞慢悠悠地朝着个目标走了过来。

哎这傻丫头……都快下雪了还不说回家?

 

联盟第一年举行的总决赛将在年后正式开始。

 

他已经不太记得有多少个守岁的夜晚自己的肩膀上睡了个小人儿。明明一开始还总是信誓坦坦的向他保证可以等到十二点的……

 

他眼皮打着瞌睡,也会偶有困倦的时候。荣耀服务器中乒乒乓乓热闹的动画和活动隐约开始,他却依偎着身边的人连着数十天比赛的疲惫对着眼前的电视机一起松懈了下来。

 

这种久违一次的放松和日常幸福并不是只有苏沐橙一个人有体会啊。

 

*****

把三个人送到门外,果然看到了方锐。

叶修也站在车前。

迎着带有一丝温热的晚风,他们的头发都被吹得微微飘散。

摇上车窗时叶修摆着手。陈果大醉,却对着外面两个一模一样的人使劲伸出头想要分辨。唐柔在第一眼发现叶修的时候眼睛甚至狡黠的一眨。

 

“喂,走了。”叶秋道。

“哎,帮我个忙呗。”叶修嘴里叼着烟。

“什么?你也会有需要我的时候?”

“是啊是啊。明天帮我挂个心脑血管专家的号吧。”

“你哪不舒服?”叶秋大为紧张。

“不是我……”

“喔,敢情是帮别人的啊。”叶秋明了。微微侧过脑袋朝他睥睨地回眸看了一眼。“求我。”


评论(5)
热度(27)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