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16(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16-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亮出一抹淡蓝,赵阳就匆匆吃完早餐走出了家门。

现在要说早那是真的还早,但首都不同于其它城市啊,光在路上就得花上个把小时。别看现在还是清晨的开始,但街上的早餐店和公园边上晨跑的人可已经有不少了。

他早就算好了,和昨天自己母亲的那位学生约好的时间绝对不算晚。他现在就上路先坐公交车再坐地铁,到B市第一军区医院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9点半。这个点应该算是合适的了,到了医院又要少不了一番麻烦,稍微弄弄估计就又中午了,不管人家能不能要到专家号,至少中午得请人家吃个饭。

他是这么打算的。也是实在被逼的没有办法了才想起了找这样并不熟悉的一位来帮忙。自己父亲去世的早,母亲是一手把他带大的,但这几年身体每况愈下,去年刚刚中风了一次,到医院拍片说是脑袋里有血栓,建议保守治疗。可这刚过完年人又一半身子不听使唤了,别家医院说这已经是血管堵塞的结果,有的说可以手术,有的说不建议手术,这一直保守治疗不见疗效也不是个法子,所以他想找个更权威的医院让专家来给诊断下。

可是刚一踏进挂号的大军中才发现,自己这本以为早上六点来算是早的了,却没想到还有昨天晚上七点就已经来的。这可真是把他给急得没脾气。医院按规章的那点上班时间和黄牛炒上天的票价是真的能把人给急得抓也病来,但就怕哪怕你咬碎了牙愿意掏这高价票,还不一定能轮得到你呢。

 

实在无法,他才想起了打电话找人帮忙。也是意外看到最近满城关于荣耀世界赛的宣传,才想起自己母亲当年的学生里好像确实有一个是玩了职业战队的。他在电视上见过,是个小姑娘,人长得超级好看。这样也算是半个名人了吧?不知她这方面有没有认识的人?其实说实在话他也就是想试试,并没有抱百分之百或多大的希望。

 

步行一段距离就来到了本市第一军区医院的大门外,停车位的车是没见得一点空隙。他这一路心焦地奔至台阶上,直冲大厅前台。看了眼手机无来电提醒,也不知苏沐橙到没到,一边习惯性的询问前台的护士今天魏主任几点上班,小护士抬眼看了看他,说你找魏志新主任吗?他说“是。”

“你挂号没?叫什么?”“我叫赵阳,前几天就在排着队了,还没挂到,不过昨天我托了个朋友,现在还没给我联系……”那小护士根本没听他后面说的,只听了前半截就放下了手中的资料朝不远处一个中年护士打了下招呼。这赵阳正郁闷着,人连听都没听就抬腿走了。不大一会就见那边来了个三十多岁的年轻大夫,穿着白大褂,旁边跟着那位小护士,一上来就热情的把他的手给先捂住了。

 

“你就是赵阳赵先生吧?来来来,你母亲的病历都带来了吗?”

“有有有!都在这儿。”

“那好,先跟我们上楼吧!”

赵阳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人已经头重脚轻的随他们一起走进电梯了。

错过了二楼的挂号室,也错过了三楼的专家室,电梯直接开到五楼停住。

他跟着他们走到一扇门前,门被打开时他看到一个圆角长方形的桌子两边早已经坐满了人。坐在正对面首位的已经不是魏主任,而是这家以治疗心脑血管为最为强项的院长了!此刻那位海外归来在心脑血管界小有建树的魏主任,正坐在早已闻名于国内外研究心血管疾病数十年的教授大手旁边。

这他妈挂的是专家号!?这挂的是专家号中的顶级VIP吧!

 

赵阳的心情很复杂也很激动。直到被那几个医生送出电梯还有点不敢置信。

在一楼看到苏沐橙明眸笑眼的朝她摆动双手的时候他都有点虚脱了快。

他真的充满了感谢。现在给母亲下诊断的事总算有个着落了,住院的事也已经谈妥了。就在他为住院费可能不会在最近一次性交付表现出犹豫的时候那个医生甚至还拍着他的手诚恳的表示:“没事儿,为人民教师做一点应该做的也是我们的光荣,治疗的费用不急着缴纳也没事,看你们的情况吧,毕竟现在最重要的是病人的身体。”

他差点感动的就哭了。

所以在面对着苏沐橙时自己到底有没有结巴,或到底具体说了些什么话,他是真的记不得了。他只记得自己一直想给那些人鞠躬来着。

 

叶修一直站在离苏沐橙不远的地方,在医院这样的场所他少有的一根烟也没点。他自己是不太清楚叶秋怎么操作的,但在看到那个三十多岁的哥们儿从电梯里下来一脸震惊和茫然的表情时倒是有点哭笑不得了。叶秋那小子当时只是表情很淡然的问了下名字,真不知是怎么办的,这小子现在居然这么吓人么?

 

“这么厉害啊?”

苏沐橙背着手歪头笑看着叶修。“没想到这么有用呢!”

她婉拒了那位老实人中午请自己吃饭的邀请,只提出去家里看一眼那位曾经的班主任。这会他已经去大门外打车了。

 

“当然。我有用的地方可还多着呢!”

叶修毫不介意把叶秋的功劳一肩扛起。


评论(7)
热度(22)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