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叶橙记年-18(全职高手/原作向/叶橙)

18-

 

叶修说得没错。此刻张新杰和张佳乐已经登机。正好是韩文清回到Q市之后。

本身就在B市的微草连机票都直接省了。蓝雨的两位和轮回的周泽楷也已经先到,这会孙翔已经在收拾行李。雷霆的肖时钦看起来并不着急,他这会正在和队友们站在一起嘱咐最后的事宜。烟雨的当家楚云秀在和刚才老板的一番谈话中终于彻底爆发,拍完桌子就出门点了根烟。走至门外才看到迎面的李华一脸担心又惊讶的表情。

如果是来说安慰和劝解的话……那么迟了。烟雨最大的核心问题如果现在不能正视和解决,下赛季将会更难看。没想到李华只是用手沉稳地按在了她的肩上,眼神中难得一片清晰的坚定,他很快就奔着门内走去。

楚云秀终于长长地吐出了口气,只是合着从嘴里飞出的烟让人难以看出那是一声叹息。反正总会有彻底面对的这么一天。然后她神情泰然的拔通了苏沐橙的电话。

国家队中必不可少的角色和人选都已经初步拟定,队长一职也在会议中几经权衡有了一致的决定。近身职业、远程职业,通过无数次技术和数据的分析已经挑选了最出色的选手,就连在团队赛中有可能大有价值的阵鬼也早有人选。

 

还差一位。

 

冯宪君坐在黑色的老板椅上双手交叉着扶住额头。就在一天前他刚和霸图的韩文清作了这次国家队准备出战的战前交代,表达了希望他能来,但也同时遭到了拒绝。

他一开始不理解。这样一位经验丰富的老将若不能参加将会是比忍痛割爱更难受的一件事。除了叶修,放眼整个荣耀圈的资历,最有资格的就是他了。

“人的精力是有限的。”

韩文清只是简洁的说了这么一句。皱起的眉头和简短的句式一样肯定,毫不犹豫。他早已经不可能再像十来岁的少年那般有活力,或两头兼顾,人这一生只要专注做好一件事就够了。

愁啊!……冯宪君朝身边站着的人摆了摆手,助手还以为他又要吃药了,赶紧掏口袋,却没想到主席有气无力的瞪了他一眼。“打电话啊!”

“啊?”

“给呼啸……叫他们的队长明天过来。”

 

*****

叶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下午,刚迈进客厅把外套脱了,叶母就对面露担忧的对他说了一句:“去吧,你爸在楼上等着你呢。”

“什么事?”

“今天是你刘叔叔的忌日,估计一会想让你陪他一起去。”

刘叔叔是父亲的战友,今年是他去世的第五年,因为两人打上学那会就感情十分要好,所以每到这一天叶父必到墓园走一遭。

不过叶母担忧的并不是这个。而是自打准备了那场宴会给联盟和体育竞技总局建立起联系以后的事儿。桥已经搭好了,就是不知那边办得怎么样?

今天中午国家总局来了个电话,这当然是个好消息。她不清楚电话具体是怎么说的,但还是看出了接电话那人表情的动容。

叶母一方面担忧,一方面又高兴,叶修真的去干他自己喜欢的事了她会开心,不走她也开心,身为人母难免牵挂,况且她真觉得儿子在这个家住的还没几个月。不管怎样还是交给他们家老头子吧!反正他们父子俩自个说了才算。要两人都达成一致才行啊!

 

叶修上了楼,果然如母亲所说是让自己陪老爹去趟墓园。

 

“从那回来就把行李收拾好给我滚蛋!”

叶修正欲转身下楼,身后却突然一反常态的响起一串低低的嗓音。真是好久没有听到这样的语气了。

“为什么啊?”他自觉最近表现的很好。

“国家现在需要你,要让你去为国争光……你玩的那个什么游戏,现在已经在全世界召开比赛了,今天中体委姚局给我打了个电话,说需要你去趟瑞士……别给我们中国队丢脸。”

我们、中国队、丢脸?

这几个词相继出现在耳朵边还真让叶修一时不能适应。什么时候自己老爸站到和自己一边的了?

我们……这个词是多么的统一战线。

当年那个固执强硬的老头可是不惜以他离家出走的方式来脱离的存在啊。叶修忽然有点说不出话来。

叶父已经背着手不理他直接走出了房门外。

 

你看,人生真是充满了意外……

 

当年他拼尽全力为之奋斗和叛逆的东西,现如今真的放下了决定回来弥补这些年对家里造成的愧疚,却又被众人轻而易举的给推了回去。

你想要的时候它并没有那么容易可得,你不想它了的时候却又回到了你的手中。

 

站在墓园茂盛的草地中,叶修看着身边背影挺直的父亲。长年的标准军姿,让他即使上了年纪后双腿略有变形和酸痛也不曾改变过姿势。站着就挺挺地站着,上楼梯哪怕是手术之后恢复期的极度虚弱,也不曾应允过一句要人搀扶。

叶父的震惊不知从上午那个电话中醒了几次。此刻的思绪更是不知飘到了哪里。他手中熟练地拿起打火机点了根烟。

小时候如山般的男人现在看来竟也是平平常常。

草长莺飞的时节里他不曾发现自己父亲的背脊有一丝佝偻。但岁月不饶人却也是真的,就像眼前头发中的灰白历历在目。

“你刘叔叔和我一起上的学,毕业分配了我们一起被发到北方……”叶父弹了下烟灰,“那时候吃的少,你刘叔把每次得到标兵奖后发的馒头藏起来,带回部队给我吃……那时候的日子虽然不济但至少人心都活得真。你们这辈儿啊……都没吃过那种岁月里的苦。前几年他病发倒在路上的时候谁也没想到。”话题不知怎么从平静的忆苦思甜中回到了现实,说完叹了口气。最后一句却是真。叶修站着只是静静的听,没有打断。

刘叔自小在他的记忆里就是个十分健谈且会照顾人的,位居要职时面对四面八方迎来送往的人都人缘口碑极好。那个时候如果没记错的话,自己父亲正是希望他学习这一点的,为此他小时候没少被送到刘叔叔家里做客,但很可惜……他吸收学习到的完全是相反的东西,最后他走上的似乎是另一条道路。

而现在,刘叔叔家的大女儿已经结婚,他人却已经不在。

叶父捻灭了那根只吸了一小半的烟头,转身道,“走吧……今年过年回家的时候把那姑娘也带回来看看。”

“谁?沐橙吗?”叶修纳闷。

“……我又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你妈说的。”叶父就差没好气的白他一眼。

叶修笑。“今年?有点早了吧?”

“早不早你说了不算。你也老大不小的了……像我们那会有的二十岁的都已经生了两个娃了。”

叶修既不躲闪也不争辩。到了车前司机为他们打开车门,他听到一句——“别告诉你妈我今天抽烟了。”

“好。”叶修答。

结婚已经半辈子了,其实自己母亲并不知道早已对外宣称戒烟的父亲偶尔还是会抽那么一两根的。但也只是一两根而已。这已经是他们父子俩从小默契遵守的秘密。


评论(3)
热度(22)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