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糖兔

诶,超喜欢过年的!新年快乐~

【死神BLEACH同人】明日岩壁上的花-脑洞番外2

本次第二章番外纯属脑洞。


【假如日番谷在变身之时遇到了雏森】

1、“看到了吗?尿床桃,我变高了,也变强了……”

2、好像听到前面有小白的声音?雏森从草丛后走了出来,看到前方一脸淡然的朽木白哉和……一个白头发的男人。长得好像……

“朽木队长!这个是……”

“笨蛋!你怎么还没走?离这里远一点啊!”日番谷先是吓了一跳,紧接着就是紧张的冲她大吼道。“要小心从上面掉下来的东西!”

好面熟的感觉!是像小白一样的头发,这样的发色在尸魂界很少,按理说她应该有印象才对……有小白的灵压……她左看看、右看看,并没有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她也不太敢确定,有点像超出常理范围了。歪过头又仔细看了看面前的人。“难道、你是小白?……”

“不是!!!”这个迟钝的女人!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啊!难得的激动的日番谷极其自然的脱口而出。

但是好像小白真的就在这里,有熟悉的灵压在这周围,她也不太敢确信是不是自己感应的出了问题。雏森背过身去从口袋中拿出传令神机,拔下一个号码:“喂?小白。”

“什么事?”日番谷下意识听到电话响就接了起来,然后像突然反应过来一般下一秒就摔在了地上。为什么在这种紧要关头她还会想起打电话啊!?

他迅速走过来也把她手中的电话给夺了过去。“你干什么?!”雏森挣扎着要抢回去。日番谷捏住她的肩膀:“赶快带着平子找个安全的地方先躲起来!离这里越远越好!那个怪物说不定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事……”

“放开我!你为什么要管我做什么啊……你这个奇怪的大叔!”

大……大叔……

日番谷卒。

 


【最后的晚宴,关于雏森真实的厨艺】

“啊,BLEACH就这样完结了,最后除了破面篇结束之后陨落的市丸队长和破面乌尔奇奥拉,大家都在千年血战篇里露了个脸呢。是吧,蓝染队长?”在最后的结束宴会上,作为特别报道的晴子记者为大家带来了珍贵的拍摄画面。

只见镜头中优雅的男人端着手中的红酒杯微微一举。“作为他曾经的上司,我也很想念银呢。”

在他身后是二番队的队长撇着嘴路过。大前田跟随着前面的碎蜂,看着碎蜂把自助席上的肉挨个放到自己盘子中。不远处十一番队的人有些喝高了,斑目一角和剑八等人脸涨得通红,嘴中还在大声嚷嚷着什么。京乐一个人坐在正前方的餐桌上,打着瞌睡。说到了银和乌尔奇奥拉,其实他们也正在另一旁的桌子那望着这边,和队长正在吵闹的松本捡了几瓶酒就冲他和吉良走了过去。乌尔奇奥拉的视线则是停在了另一个桔黄色长发女子的身上。

“在故事结束之后,有许多观众不明白您当年是夺走了松本的什么东西呢?也令观众们非常惋惜市丸队长和松本副队长之间的爱情,大家都认为市丸队长是个能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呢。能和我们详细谈谈这件事吗?”

“只是一部份灵魂而已。我也没想到过银是出于这样的目的才来到我身边的,连我也被完美的骗过了呢。爱情真是令人盲目又冲动的东西。”

整个大厅布置的十分华美,连灯光都是被调过无数次的。这一次不仅是破面和一护等人都在,连护廷十三队中的所有人都没有缺席,之前一直在疗伤阶段的雏森也随平子和十二番队的涅茧利同时赶到了。雏森因在十二番队治疗期间受到涅和其他人的照顾,这一次借着空闲做了一点小礼物送给他和音梦等人。她记得十二番队中有研究员是很喜欢吃零食的。涅茧利拿着手中透明包装的手工饼干,看到里面有眼镜造型和各种动物造型。只不过这个饼干的颜色……果然还是去送给蓝染吧。

日番谷看到雏森进来心里有些吃惊,在后来的集合画面中始终因身体原因而不能出现,他也早就习惯了这种落莫和揪心,但紧接着又有些担心的向她快步走了过去。“是久保让你过来的吗?肚子饿了吗?”“还好啦。”他看到了她手中还拿着两袋手工饼干,看样子除了涅手中的还要发给其他人。平子和自己已经各拿了一份。

“这个是要给四番队的,还有一袋是新开发的口味,想让以前的队长尝尝,看看和以前比是不是更有口感……”“我帮你送过去。”绝对不能再让她靠近那个家伙半步,就算是没有任何剧情发生的剧场之外。日番谷从她手中接过,又看了看透明袋子中饼干的颜色,黑中带红,果然是雏森的手艺没错。

正在和记者聊得正欢畅时,蓝染背后忽然响起一个冰冷的声音:“喂,这是雏森给你的东西。”

“是日番谷队长啊……”蓝染回过头看到银白色发的少年队长,手中拿着两袋手工烘焙的东西。“你确定给我的不是一袋吗?”“还有一袋是要给四番队的,不过你就代为收下吧。”“我的这一袋也务必请曾经的蓝染队长收下。”涅茧利也拿着一袋向他怀中一推。平子和雏森已经嘻嘻哈哈的走了过来。

“哟,物右介!”

“平子队长……正好我这里有些东西想送给你……”

平子看了看他怀中的三袋东西,摇了摇头,“我已经有了。”蓝染一向蔑视众人的眉毛有些挑了挑。有些冷汗。他向来视他们如蝼蚁,不值一提,但是没想到在故事完结的最后自己会收到这样的礼物。平子把一脸天然的雏森挡在身后,更别提近旁的日番谷也在警觉着他了。好吧,今天在这里他什么也做不了,毕竟久保没有这样的安排,当然也更不可能在无数观众面前再对雏森君下狠手。“说到底,你应该感谢我啊日番谷君……”“少说那些有的没的,雏森让你尝尝那袋新口味的呢。”日番谷的脸一下黑了起来。只有雏森只当这是个寻常的晚宴般,微笑着看着聚在一起热闹的他们。

在蓝染身披伪装和使用镜花水月操控别人的一百多年间,对雏森所下的心理暗示是最重的,但只有一种情况下例外。就是在她满眼星星和崇拜的邀请他吃自己所做的那些饼干时,天知道蓝染是不能对自己施加镜花水月的。有时候也会有外人在,他必须伪装的十分完美。也只能默默拿起一块放到嘴巴里做出品尝的样子……可是雏森的手艺,怎么说呢……这么多年她做的东西十分好吃这件事也是他的镜花水月催眠的假象。这种一股焦味和又苦又涩的味道还真有点熟悉呢,不过正常情况下的他只想远离。曾经也有过利用催眠让她睡着,然后把东西偷偷倒掉的经历,不过这样做的结果只能让他的副官更高兴,第二天再研发出更多新的品种。镜花水月不能使用太过频繁,否则那个人的精神会崩坏掉,那个时候他可就没办法利用这些人了。所以……

“为什么停下了?”日番谷看着被逼无奈塞进嘴里一颗饼干的蓝染问道。

“咬不动。”蓝染面无表情的答。

听说幼年时的日番谷就是在润林安吃雏森做的饭长大的呢……这究竟是什么样的毅力啊。对于这样的日番谷队长,他还是有一点佩服的。所以说,爱情真的让人冲动又盲目啊……日番谷给他拿来了一杯水。“就着水把这三袋东西吃完再走吧。”

一边围观的平子把手从雏森的眼皮上一挡,“我们走吧桃桃,冬狮郎这是在给物右介上刑啊……场面太刺激了。”

“说起来,蓝染队长好像从以前起就非常喜欢吃我做的饼干呢!”

“……真不容易啊物右介。”


评论(2)
热度(14)

© 奶糖兔 | Powered by LOFTER